圣手官途

作者:風已遠

    趙艷麗載著林天一路往中心商業區開去,一路也沒有說話,林天坐在車的副駕上,氣氛略顯尷尬。

    “趙處長,這咱們是去買什么啊。”林天為了緩解氣氛說道。

    “到了就知道了,別問那么多。”趙艷麗說道。

    林天也就沒說話,靜靜地看著窗外,想著曾經他在東陽市也算是個名人,可是現在來到這南城縣,三年碌碌無為,妻子也紅杏出墻,現在有一個大好的機會給他,一定要好好把握,出人頭地!

    “到了,下車。”趙艷麗簡單的一句話打斷了林天的想像,跟著趙艷麗下車往商場走去。

    趙艷麗進了一家珠寶首飾店,林天跟著后面一起進去,看著這琳瑯滿目的珠寶首飾,林天想起了和葉晴結婚時選結婚戒指的場景。

    趙艷麗在柜臺周邊看來看去,是不是地還讓柜員給她試戴,林天就跟個沒事人一樣跟在后面,許久過后林天略微有點不耐煩了問道:“趙處長,您這還要選多久?不如下回來買吧。”

    “等不及了你可以自己走。”趙艷麗頭也沒回對林天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,現在正值下班點市中心更難打車了。”林天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老實待著。”趙艷麗說道。

    林天百無聊賴,掏出手里開始刷新聞,看到一則最近的新聞是某男明星妻子出軌經紀人,男明星決定起訴離婚,然后查到經紀人涉嫌職務犯罪被抓,后來男明星妻子不同意離婚,稱還有感情。

    林天看到這里,覺得這世界真的太現實了,當自己拿不到錢的時候,什么違心的話都能說得出口,正當林天看新聞看得入神的時候,突然聽到趙艷麗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這兩個哪個好看。”趙艷麗拿著兩個耳墜來到林天面前問道。

    “兩個都好看,趙處長的絕美容顏搭配這耳墜,簡直是傾國傾城。”林天從萬飛那學到的哄女人的招數,只要女人問你兩個哪個好看就說兩個都好看,然后再搭配一句夸獎的話,準沒錯。

    “是么?你真這么覺得?”趙艷麗看了林天一眼,表情略帶曖昧得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當然,我林天從不說假話,這耳墜能配上趙處長是它們的榮幸。”林天奉承道。

    “油嘴滑舌,既然你覺得兩個都好看,那兩個都買好了。”趙艷麗說完轉身對柜員說:“兩個都幫我包起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,過來付錢。”趙艷麗回頭對林天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?為什么是我付賬?”林天對趙艷麗說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?今天還說要給我錢,現在只是讓你買兩對耳墜送給我,這就不樂意了?”趙艷麗對林天說道。

    林天一時間竟找不出反駁的理由,盯著趙艷麗許久沒有說話“要不愿意的話,那就算了咯,可如果因為我沒買到喜歡的耳墜心情不好的話,就不知道會做出什么事了。”趙艷麗裝作很無辜的樣子對林天說道。

    林天被趙艷麗這一招氣得牙**,心情不爽地往收銀臺走去:“包起來吧,一共多少錢。”林天對柜員說道。

    “先生,兩對耳墜打完折后一共4676,給您抹掉零頭,一共4600。”收銀柜員非常敬業,看到林天這種表情也面不改色微笑著對林天說道。

    “刷卡!”林天臉上肉疼之色一閃而過,掏出自己的工資卡遞給柜員。

    “先生,請拿好,您的女朋友這么漂亮,買點首飾是應該的,不然容易跟別的人跑了哦。”柜員刷完卡后把東西遞給林天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她是我女朋友?我怕我無福消受啊。”林天看了一眼趙艷麗說道。

    “先生說哪里的話,您女朋友身材這么好,想先生您應該挺幸福的吧。”柜員捂著嘴笑得花枝亂顫。

    “你身材也不賴啊,你男朋友應該也挺幸福的吧。”林天仔細一看這個女柜員,約莫一米六八左右,除去高跟鞋應該也有一米六,長相也清秀,化了一個淡淡的妝而且看著她穿著職業裝,該挺的地方挺,該細的地方細。

    當林天還想調戲一下這個女柜員,就聽到后面趙艷麗說:“買完了沒有,快點,磨磨唧唧的。”

    林天只得告別了女柜員,向著門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東西給我,上車吧。”趙艷麗伸出手對林天說道。

    林天將買的東西遞給趙艷麗,然后打開車門準備上車時,突然看到前面一個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林天定睛一看,那個人正是他現在的妻子葉晴,葉晴正挽著一個男的手說有笑地逛街,林天心中一下子就竄出來火,準備沖過去抓個現行的時候,趙艷麗對林天說道:“趕緊的,磨蹭什么,不上車就關好門,別浪費我時間。”

    林天哪還有心情坐車,轉頭對趙艷麗說道:“我不坐了,你回去吧。”林天被趙艷麗一叫,腦子清醒了一半,如果現在過去,那葉晴可以抵賴說是同事,所以林天決定跟蹤他們,等會逛完街說不定會去開房,這次他一定要捉奸在床!林天將趙艷麗的車門關好,緩緩地朝著葉晴還有那個野男人那邊走去。

    林天緊緊地跟在后面,發現一直只是在逛街,而且逛的都是名牌服飾店,葉晴就為了這些,在外面偷人,給他帶綠帽子,林天在心里狠狠地罵了一聲:“賤女人。”

    他們從店里出來之后,街邊的一個拐角停了下來,然后做了很多特別親密的動作,又親又抱,林天看到這一幕,趕緊拿出手機拍下來,想著有了這個照片也足夠能讓葉晴在跟自己離婚的時候拿不到錢了。

    林天拍好之后,把手機收起來,看到葉晴兩只手搭在那個野男人肩膀上,似乎在跟商量著什么,林天就從旁邊繞過去,想聽聽他們說什么,可當林天走到能聽見他們說話的位置的時候,聽到的竟然是吵架的聲音:“你說什么?我已經個跟他鬧翻臉了,肯定是要離婚的,你當初說了,會和你老婆離婚娶我的,現在又反悔了?”

    “你這個畜生,現在說不娶我?你當我是什么?玩具嗎?”林天又聽到葉晴吼道。

    林天聽到這里明白他們說什么了,葉晴這個賤女人算計來算計去,最后算計到了自己,現在那個野男人就只是當她是個玩具,根本就不娶她,所以葉晴現在跟那個野男人在爭吵。

    林天想著,現在過去把照片拿出來,然后跟葉晴一刀兩斷,突然后面一只手搭在林天肩膀上:“別去!”身后傳來趙艷麗的聲音。

    林天回頭看著趙艷麗,滿腦子疑惑,她怎么在這,而且她說讓他別去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走,跟我來。”趙艷麗拉著林天往隔壁餐廳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為什么不讓我去,你都知道什么?”林天帶著滿腦的疑惑問道。

    “其實,你妻子出軌,我在兩個月前就知道了,之所以不告訴你,是因為你現在太弱了。”趙艷麗坐下來后對林天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說你兩個月前就知道葉晴出軌了?還有,我太弱了是什么意思?”葉晴和林天雖然還沒有離婚,但是林天現在已經完全不把她當成自己妻子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因為你太弱了,沒有別的意思,你知道那個男的是誰嗎?”趙艷麗翹著二郎腿看著林天說道。

    林天搖了搖頭看著趙艷麗說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他叫陳建雄,是本地的一個商人,有點小錢。”趙艷麗說道。

    “商人我為什么要怕他?就因為他比我有錢?”林天聽到這里微微有點怒道。

    “他雖然不算什么,可是他有個哥哥叫陳建興,是南城縣建設局局長,正科級!”趙艷麗說道。

    趙艷麗說完后林天沉默了,正科級,在南城縣雖說不能呼風喚雨,但是他的話,那分量在南城縣還是很有分量的,對于現在的林天來說無異于一座大山,那如果真是這樣的話,林天今天拍的照片就沒有絲毫用處了。

    “又白費功夫了,我真是沒用,連自己父母辛辛苦苦攢錢買的房子都保不住。”林天抓了抓頭懊惱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沒有辦法,陳建雄他生活很不檢點,而他那個哥哥陳建新也好不到哪去,所以說只要掌握了陳建興的把柄,那陳建雄一個商人就不在話下了,而且你馬上就要調任縣委秘書處了,如果能又機會接觸到縣委書記,那這事可就簡單多了,你要知道,縣委秘書可是南城縣的一把手。”趙艷麗說道。

    林天聽到后心頭一喜,看來老天都在幫自己,能夠讓自己好好地整治葉晴這個賤女人。

    “我告訴你這么多,是不是要請我吃飯啊,我到現在可是還沒有吃飯的。”趙艷麗說道。

    “吃…吃飯?行,沒問題,可是剛剛買東西才花我那么多錢,咱們選過一家餐館吃吧,這家太貴了。”林天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,就這家,你請不請?”趙艷麗盯著林天說道。

    這家可是南城縣最高檔的海鮮酒樓,吃一頓最少也得一兩千,可看到趙艷麗這樣,林天沒辦法,只能是忍痛放血。

熱門小說推薦:《重生野性時代》、《圣墟》、《武煉巔峰》、《飛劍問道》、《元尊》、《逆天邪神》、《都市超級醫圣》、《都市奇門醫圣》、《都市超級醫仙》、《伏天氏》、《大道朝天》、《都市鬼谷醫仙》、《明末好女婿》、《史上最強贅婿》、《三寸人間》、《凡人修仙之仙界篇

体彩飞鱼趋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