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道朝天

作者:貓膩



    聽到她的回答,趙臘月精神放松了很多,疲憊涌入身軀,有些無力地低下了頭。

    是啊,他怎么會讓自己死呢?

    就算他再放不下那段因果,就算他忽然莫名其妙地開始熱愛這個世界,他又怎么會為那些去死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趙臘月帶著井九離開了雪原。

    她沒有驚動白城那邊的人,卻在居葉城留了下來,然后讓人召來了蘇子葉。

    蘇子葉走進那家酒樓,看著坐在火鍋旁邊大口吃肉的趙臘月,心頭微驚,神情卻是沒有任何變化,堆著笑說道:“大**怎么忽然到了這里?”

    在青山宗趙臘月是神末峰主,是顧清等人的師姑,但在蘇子葉心里,趙臘月其實是另外一個身份,那就是景陽真人的真正首徒,于是,不知道從哪年開始,他在信里便時常以大**稱呼她。

    趙臘月沒有什么表示,那便是默允。

    默允便是喜歡。

    蘇子葉一心想坐實自己神末峰嫡系的身份,當然要挑著她喜歡的事情做。

    趙臘月低頭吃著肉,還在努力習慣麻醬的味道,沒有空理他。

    蘇子葉說道:“居葉城的手把肉其實更好吃,您要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趙臘月抬起頭來看了他一眼,眼神有些冷淡。

    蘇子葉的聲音戛然而止,心情有些慌亂,不知道這句話哪里說錯了。

    趙臘月放下手里的碗筷,問道:“玄陰宗精通陰煞之氣,你更是用毒的大行家,那你有沒有什么方法,能夠弄醒一個怎么都弄不醒的人?”

    蘇子葉正想說怎么弄都弄不醒的人那是死人……忽然想著前些天朝天大陸的連番大事,隱約猜到了些什么,神情微變,用最嚴肅的語氣詢問了一番那個病人的情形。

    火鍋里的湯早已被不知何處來的寒意凍結,包廂里悄然無聲,蘇子葉低聲提出很多種建議,都被趙臘月一一否決。

    從大漩渦到雪原深處,一路上她不知道用了多少種方法,如果玄陰宗的陰煞道法與毒物無用,別的方法自然也無用。

    蘇子葉看著她蒼白的臉,不知為何忽然生出一抹憐惜,起身行禮準備離開,將要離開包廂的時候,終是忍不住停下腳步問了一句:“真人他老人家……還好嗎?”

    “你的藥不會斷。”趙臘月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。

    離開包廂,回到天字甲號房,她走到床邊坐下,伸手輕輕**了**井九的臉,沉默了很長時間。

    直到現在井九都沒有醒,也沒有恢復呼吸,但她相信雪國女王和自己的判斷,他肯定沒有死,身體也沒有朽壞的跡象。

    問題是這種狀態一直持續下去,最終會變成什么局面?

    他當初在朝歌城沉睡百年,與現在的情形明顯不同。

    那時候的他有呼吸,有體溫。

    是的,道理她都懂。

    她知道他沒有死。

    可是如果他永遠都醒不過來,那和死了又有什么分別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當朝天大陸各宗派的修行者在大海深處搬山填海的時候,北方的海面上曾經有道劍光飛過。

    那道劍光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,甚至就連布秋霄都沒有感應到。

    因為那道劍光太快,離得有些遠,而且當時海上的局勢太過雜亂。

    當填海成功,人間與冥界到處都是歡呼聲與喜悅的哭聲之時,那道劍光抵達了朝天大陸,或者說回到了朝天大陸。

    那道劍光微斂,在一棵松樹下顯出那位修行者的身影。

    那個中年人背著一只手,臉上沒有任何情緒,但沒有什么冷漠的感覺,只是就像雕刻出來的石像一般。

    離開松樹便來到了官道之上,前方的食鋪邊掛著一個幌子,看著那個幌子上的文字,中年人的眼神有些了變化。

熱門小說推薦:《重生野性時代》、《圣墟》、《武煉巔峰》、《飛劍問道》、《元尊》、《逆天邪神》、《都市超級醫圣》、《都市奇門醫圣》、《都市超級醫仙》、《伏天氏》、《大道朝天》、《都市鬼谷醫仙》、《明末好女婿》、《史上最強贅婿》、《三寸人間》、《凡人修仙之仙界篇

体彩飞鱼趋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