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道朝天

作者:貓膩

    劍網恢恢,那些如線如絲的劍意再如何凌厲緊密,也不可能擋住所有的海水。

    大海落下的勢頭不復先前那般可怕,但就像被不斷擰緊的濕毛巾,看著明明快要干了,卻總還是在不停地淌水。

    接下來要做的事情,便是在這層數十里方圓的無形劍網之上,鋪上石頭與泥沙之類的事物,再用陣法或者符文將其凝結成塊,等于是在大漩渦的底部重筑一片地殼。

    巨人祖上負責疏浚天地通道,他自然也擅長這種事情,半跪在大海里,不停地從身后挖出大塊的巖石與泥沙,然后小心翼翼地放到劍網的上面,從遠處看去就像是海上的一座大山,卻被風吹著不停地搖擺。

    他的手掌很大,一捧巖石便是一座小山,如果按照這個速度,也許用不了多長時間便把能大海入冥的通道堵住,問題在于海底的巖石數量有限,挖了沒多會兒便到了底,險些再次弄出一個洞來,只好另外選擇一個地方。

    暮色漸深,巨人緩慢在海面上移動著,帶起無數巨浪,挖出無數巨石,也不知道究竟什么時候才能把海填平。

    在冥界里,那條綿延數百里的山川擋住了向冥河而去的海水,其中出現一個巨大的潰口,一座大佛坐在那里,任萬重浪拍打,自巍然不動。

    終究還是有些海水順著石縫流向了遠方,冥河里生起縷縷青煙,兩岸到處都是沒有呼吸的尸體,冥部兩大勢力的軍士與無辜的民眾,哭喊著向遠處逃去,只是不知道能不能躲過這場災難。

    世間最大以及最偉大的兩個人正在沉默地、孤單地拯救著這個世界。

    那個曾經最冷漠、最沉默卻已經救了這個世界的人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暮色漸隱,夜色驟深,滿天繁星露出面容,星光灑落在黑暗的海面上,讓那些轟隆的水聲變得更加令人心悸。

    滿天星光微折,終于有人趕了過來,來的是位圣人。

    布秋霄昨日成圣,為了堵住罡風入冥的通道耗盡了心血,接著又被白真人偷襲重傷,但還是最快趕到了這里。

    鮮血涂滿了布衣,被星光一照,沒有半點血腥味與煞氣,反而顯得圣潔無比。

    巨人看了布秋霄一眼,心想這個人類還算強大,只是一個也解決不了問題。

    布秋霄看著巨人有些吃驚,看著他在做的事情,頓時生出很多敬佩之意,只是心想就憑你我二人恐怕也填不平這海。

    天邊忽然出現了數道劍光。

    來的是廣元真人、南忘以及三名布秋霄不認識的老者,但從對方的劍意能夠清晰地感知到也是青山宗的通天大物。

    巨人對青山劍意很熟悉,而且有種天然的親近感,對著那些劍光喊了一聲阿加。

    數道劍光折轉而回,沒入數百里外的海底,開始進行切割。

    本應是尖銳的飛劍切割聲,被海水一隔顯得有些發悶,轟隆作響。

    布秋霄明白了巨人的意思,也向那邊飛去,與青山宗的道友聯手進行搬山填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滿天繁星,從不眨眼,只是平靜或者說冷漠地注視著海面,仿佛在嘲笑那些生命徒勞的努力。

    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,那些星星可能疲憊了,消失在了晨光里。

    晨光漸盛,時間繼續流逝,直至暮色再次來臨,大海那邊又來了數道劍光還有十余道法寶的光毫。

    那邊是朝天大陸。

    各宗派的強者們陸續趕到了這里,甚至連風雨飄搖里的中州派也來了一位煉虛境的大長老。

    這些修行強者們看著如山般的巨人,自然生出驚駭之意,下意識里便要進攻,被布秋霄攔了下來,讓他們按照巨人的指揮,去大海各處搬運海底的山脈來此間填海。

    那位中州派的煉虛境大長老與布秋霄低聲說了幾句話。

    布秋霄這才知道中州派的內亂已經結束。

熱門小說推薦:《重生野性時代》、《圣墟》、《武煉巔峰》、《飛劍問道》、《元尊》、《逆天邪神》、《都市超級醫圣》、《都市奇門醫圣》、《都市超級醫仙》、《伏天氏》、《大道朝天》、《都市鬼谷醫仙》、《明末好女婿》、《史上最強贅婿》、《三寸人間》、《凡人修仙之仙界篇

体彩飞鱼趋势图